美国股市何以会重蹈1987年崩盘的覆辙

[日期:2013-09-09]   来源:《财龙财经网》收集整理   阅读:3548次[字体: ]

投资者是不是很兴奋?

股民继续对有记录以来最大、最快的长期利率涨幅置若罔闻。

的确,道琼斯指数最近跌破了15,000点,但它依然维持在长期的峰值左右——尽管在过去几个月里债券市场出现的惨跌让利率大幅上升。

实际上,我怀疑股市上扬的原因之一是一些幼稚的投资者认为他们把资金从债券中“流转”出来进入股市就很安全。

呃哼!

最近我和我所认识的最富经验的一位债券市场大佬一起坐了坐,当我向他寻求建议时,他首先表示——只是半开玩笑——“局面令人恐慌”。

他的第二条建议是什么?保持冷静、继续坚持。他的妻子给他买了一幅大大的写着“保持冷静、继续坚持”(Keep calm and carry on)的招贴画回来,还请人给它装了框。他要把它拿到自己的办公室,挂在“证券操作台边所有交易员都看得到的地方”。他相信,我们现在身处一个利率上涨的时代,而且利率会继续上涨到大多数人意想不到的程度。

当然,他承认那只是他的猜想而已。

不过下面的情况我们是确实知道的。

五月初,美国政府可以以1.6%的利率获得10年期的借款,还不到四个月后的今天,它就得支付2.88%的利率了。

五月初,以按揭20万美元的方式购买新房的人每月支付的利息成本锁定在566美元。今天,由于按揭利率大涨,以相同方式购房的人每月必须支付766美元的利息。

同一时期,一家信用等级为BAA的公司发现其债券利率从3%迅速涨到了4%,而风险更大、信用等级为BA级的公司的债券利率则从3.9%猛涨到了5.2%。

人很容易被这种绝对水平很低的利率所蒙蔽,认为这些只是小打小闹。毕竟,利率“仅仅”上涨了1%或1.5%。但其实这是很大的动静,因为基数很低。短时间内按揭贷款的成本上涨了三分之一,从3.4%涨到了4.4%以上。山姆大叔的10年期借款利息成本剧增了80%。

交易者继续关注的是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备忘录中的细枝末节以及美联储在债券市场可能采取措施的时机。普通投资者应该把眼光放得更远。美联储已经宣布量化宽松和长期利率积极操纵的时代行将结束。我们迟早要回到“正常”利率的时代。通常,那就意味着10年期的国债利率会比预期通货膨胀高两个百分点左右,也就是说今天2.88%的年收益率很可能会变成4.5%。

这一点不用过度强调,可是当山姆大叔必须为10年期国债支付4.5%的利息时,他支付的利息几乎是1.6%的三倍了。

如果10年期国债利率达到4.5%,按揭贷款利率很可能会接近6%——也就是说一笔20万美元的住房贷款每月需支付的利息不是566美元,而会是1,000美元。投资信用等级为BAA的借款人将为自己的债务支付大约5%的利息,而不是五月初的3.1%。

你最起码要明白存在的风险——股票的风险,而不仅仅是债券的风险。

利率提高会影响到汽车贷款、信用卡借款人、封闭式投资基金等各个领域,它们很多都是通过举债经营的方式人为提高收益率。他们以短期利率举债,以长期利率投资。在过去几年里那样做看似很好。如果情况发生逆转,这样的做法就不那么乐观了。

这种借贷成本的飙升发生在一个债务空前庞大的经济年代,债务也不仅仅限于联邦债务和按揭贷款。根据美联储的数据,消费信贷——按揭贷款忽略不计——已经增长到了2.8万亿美元。2007年“信贷泡沫”达到高峰的时候,消费信贷也不过2.5万亿美元。美国企业目前负债12.9万亿美元——相比之下,2007年的负债只有11万亿美元。

当然,未来是一个未知数。我对彼得·林奇(Peter Lynch)的至理名言特别感同身受:个人投资者因为担心股市崩盘所蒙受的损失(长期而言)可能比他/她在股灾中蒙受的损失要大。总之我们实实在在知道的是借贷成本大幅提高了,如果历史可以为鉴的话,借贷成本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然后我们就可想而知这个体系负债的程度有多大。

人们忘了1987年那次臭名昭著的股市暴跌之前出现了债券利率的大幅提升。在那次10月股市崩盘之前的几个月里,10年期国债利率激增了45%,相比之下,我们刚刚看到的利率涨幅达到了80%。

我在午饭期间问我这位债券市场大佬朋友,最近的利率大涨导致87年那样的股市崩盘的风险有多大?他说:“风险非常大。”

Brett Arends

本文译自Marketwatch
 

免费恒指软件恒指开户免费港股软件港股开户免费外汇软件外汇开户免费黄金软件黄金开户免费外盘期货软件外盘期货开户外盘开户原油软件

相关评论
广告赞助
广告赞助